当前位置主页 > 娱乐 > 剧情介绍 >
热门搜索:

亲爱的第19-24集

China8y.cn 发布时间:2014-06-11 文章来源:www.baidu.com
第19集
   宝莉发现宝禅身体的异样,并不像是来例假,猜出了一些端倪,很心疼妹妹的遭遇。马学武对宝蝉明着关系,暗则是报复他们当年对自己的瞧不起。晚上,宝禅给宝莉化妆,让她漂亮些好留住自己的老公。却无意中发现马学武鬼鬼祟祟地给一个女人打电话,话里话外的提醒姐姐注意和姐夫的关系。宝莉打扮的很妩媚,凑近学武亲近他,怎料学武没有反应,借口厂里有事,倒头就睡了,留下可怜的宝莉在一旁发呆。宝蝉回拨电话发现是女人的声音,她提醒宝莉注意,却被宝莉说破小产的事。宝禅不甘心,亲自去马学武办公室探个究竟,吕欣欣吃醋的表现被宝禅看在眼里。宝禅敲打马学武,如果对宝莉不好就要马学武好看,马学武被宝禅吓了一跳,还倒打一耙,让宝蝉不要拆散他们。宝莉接到了威廉打给宝禅的电话,大骂了威廉一顿。姐妹两个在万小景面前大吵了一架,宝禅埋怨宝莉不该对威廉恶语相向,准备搬走时还是担心姐姐,再次提醒宝莉马学武外面有了情人。宝莉不相信,拉着万小景一起跟踪马学武,宝莉一再的犹豫,反复的向小景诉说着他们美好的过去。宝莉跟踪马学武来到了“人间仙境”,发现马学武确实是在和吕欣欣幽会,气急之下报了警。马学武、吕欣欣被警察当做卖淫嫖娼抓了起来,办公室主任被撤,留党察看,回车间工作以观后效,吕欣欣因为没有转正,直接被开除。李宝莉到机械厂把马学武领回了家,学武跪在了宝莉面前,悔不当初,两人都无法面对对方。
第20集
   学武让宝莉给自己点时间,求宝莉给他一次机会,宝莉为了孩子答应了他。宝蝉回家了,爸妈很意外,更意外的是宝蝉告诉父母马学武出了事,宝莉妈立刻跑去安慰宝莉,自己也生了病,马学武拎着吃的去看望二老,被宝莉妈用鞋一顿好打。学武表态以后会慢慢补偿宝莉,他做错了。晚上,宝莉和学武准备相拥而睡,但学武很别扭,宝莉更是气他。被撤掉了厂办主任的职务,工厂里的人找一切机会嘲笑马学武,墙倒众人推,林国栋通知马学武下岗了。宝莉找到李国栋为马学武讨公道,国栋说结果无可挽回但会为学武找其他工作。学武爸妈没打招呼卖掉了老家的房子,来到了学武家,投奔儿子,公公觉得没和宝莉商量不妥,婆婆趾高气扬的教育公公,宝莉吃学武喝学武的,没她说话的份儿。马学武陷入了两难,一家人凑到一起他感到十分尴尬,不好意思告诉二老自己已经被停职,他无法面对一心期望他成才的二老,宝莉对二老突然袭击大为不悦,一是下岗的事会立刻败露,二是事先不商量,但虽然不高兴,宝莉对二老依旧照顾有加。郑坚带着一帮兄弟暴打了威廉一顿给宝禅出气,宝禅告诉郑坚李宝莉要和马学武离婚。郑坚找到马学武指责马学武不该背叛宝莉,惹得学武勃然大怒。学武爸妈停水时忘关了水龙头,在家里上演了一出水漫金山。回到家的宝莉见此情景,上演了一场婆媳大战。
第21集
   学武妈对宝莉言语相讥,还要给一千块钱堵宝莉的嘴,宝莉还嘴说出了马学武出轨下岗。学武爸妈自觉无脸在学武家待下去只得离开了学武家。马学武回来情绪异常低落,发现父母出走,急忙出去寻找,宝莉也发现自己一时失言闯了大祸。父母回来责备儿子不该犯此糊涂,学武当面抽自己的耳光,宝莉情绪也狠激动,小宝这时被吵醒了,全家人这才做罢了。宝蝉约了饭局,带来了新欢勒夫,并约上了郑坚,打算撮合他和宝莉,郑坚决定重出江湖,和六毛下海。马学武鬼使神差地来到“人间仙境”,向前台刘姐求证报警的事,得知当初报警的可能正是宝莉。马学武转身去找吕欣欣希望在那可以寻得安慰,并告诉她是李宝莉报的警,还告诉她准备离婚,吕欣欣却无情的告诉学武,孩子不是她的,并告诉他当初只是各取所需,还被吕丢了一记耳光,马学武彻底崩溃。晚上。学武找国栋喝酒倾诉,没有了地位和尊严的他,几乎嚎叫的情绪失控。马学武回家和宝莉摊牌,差点掐死宝丽,宝莉说自己很后悔,她错了,学武说他始终爱着宝莉,二人痛苦的回忆着曾经的美好。翌日,学武跳河自杀了,国栋来家通知学武的死讯,学武妈当场晕倒。当宝莉下楼看到来接她的警车,面部痉挛,一路都在想这些日子急转直下的生活。宝莉瘫躺在床上逃避现实,听着小宝在边上问着爸爸,痛哭不已。马学武的追悼会没有得到应有的待遇和规格,机械厂只有林国栋一人参加,很凄凉。宝蝉劝宝莉往前走一步,宝莉却告诉宝蝉谁也帮不了她,宝莉要宝蝉离开滨江,去做自己认为高兴的事,过自己想要的生活。学武妈不让工作人员火化马学武的尸体,学武爸妈因为待遇不公去学武单位大闹。
第22集
   学武妈不让工作人员火化马学武的尸体,学武爸妈因为待遇不公去学武单位大闹,还和房管科长厮打起来。国栋代表厂子找到宝莉当说客,希望宝莉能化解此事。宝莉出面去机械厂替死去的马学武讨说法,林国栋念及故交从旁帮忙,最后厂里答应给5万抚恤金,并且保留房子的居住权,但就是这样的结果,婆婆还是没能满意,其实婆婆是为了孙子能多留下点。夜里,宝莉只身来到学武跳河的地方,内心挣扎着想随学武而去。除夕之夜,学武父母和宝莉爸妈,一家人热闹的围坐一起,吃着年夜饭,宝莉不忘给旁边的空座倒上一杯酒,宝莉说那是给学武倒的,正当大家陷入沉思时,宝莉宣布了一个决定,过完年她要去俄罗斯了。除夕的雪夜,郑坚轰走了要陪他过年的小美和六毛,孤独地放着花炮排遣寂寞,思念着已故的父母。漫天大雪,烟花之下,落寞的郑坚,在小排档遇到了孤独的宝莉,二人喝着小酒聊着。宝莉告诉了郑坚她出走俄罗斯的决定,二人道别之时,宝莉和郑坚玩起了猜丁壳。这一局郑坚赢了,但宝莉却走了。六毛因为倒腾假货,骗人欠了钱被黑社会讨债,受尽折磨,郑坚为营救六毛四处筹钱。
第23集
   郑坚为救六毛,四处筹钱而犯了难。无奈之下,郑坚将一批电子表卖给了一个俄罗斯美女娜塔莎,其实这不过是郑坚精心谋划的一个骗局,“手表”是假货,谈判席间跳出来参与竞价的外国商人其实是郑坚雇佣的托。郑坚正在为营救六毛成功而沾沾自喜,却不料纳塔莎其实是宝莉早有安排。当郑坚再次看到娜塔莎时,以为是找他算账来了,十分尴尬,娜塔莎却若无其事地告诉郑坚表很好,老板十分满意。郑坚一时如坠雾中,此时纳塔莎递上的一张电影票,背面的几个字“不见不散”让郑坚一头雾水。被放出来的六毛让郑坚好一顿臭骂。郑坚去电影院赴约,看到的是似曾相识的背影,那人正是失踪三年的李宝莉。宝莉回家见到了公婆和儿子小宝,表面看一家人再聚还是其乐融融的,宝莉请自己父母吃了一顿大餐,再去永红时那里已满是灰尘杂乱,物是人非了,她萌生了一个念头,打算与郑坚合伙重办永红。其实婆婆对于宝莉回来的目的心里特别打鼓,担心她这次杀回来是要打他孙子的主意。宝莉给小宝买了新球鞋,带小宝去高档的餐厅吃西餐,想多关心小宝,多了解小宝,而小宝也表现的特别乖巧懂事,反倒让人多了几分担忧。再次回来的宝莉,对郑坚有些约束和要求,这让郑坚感到不舒服,其实宝莉是用这样的方式和郑坚亲近。
第24集
   小宝吃西餐不小心弄伤了手指,宝莉回来和婆婆如实汇报了,婆婆大怒,指责宝莉一回来就弄伤了小宝,他们带孩子几年都没出过差错。郑坚忙着永红的装修,凡是亲力亲为,连口水都没得喝,六毛实在看不下去替郑坚叫冤。美容院里,宝莉旁敲侧击的从小景那打听郑坚这些年的情况主要是“个人问题”。宝莉组织饭局,请郑坚小景六毛小美等人吃饭,从穿着到座位的安排,郑坚都得听宝莉的吆喝,一旁的小美很不屑,郑坚也不舒服。饭后,大伙都喝大发了,手拉手在街上又唱又跳的,已经很晚了,婆婆还留了饭等在桌旁。宝莉回到家,借着酒劲和婆婆痛诉了心中的苦,和这几年在俄罗斯独闯的不易,把大把的钞票摔在婆婆面前,艰难的叫着“妈妈”。清晨,酒醒的宝莉为家人做好了早饭,就到永红工地看现场了。婆婆觉得宝莉这些年赚了不少钱,更担心他会抢走孙子,和公公商量着和宝莉谈谈。郑坚找小美拿些请客的经费,却遭小美刁难,其实小美知道郑坚是请宝莉吃饭。宝莉看不上郑坚的破服装店,想和郑坚做点大的生意。开始和郑坚做起亲爱的第一单买卖,羽绒服生意,郑坚表态他只是给宝莉打工的,但六毛却调侃郑坚就是在“娶媳妇”,一旁的小美大为吃醋。公婆来到宝莉的父母家探望,实则是聊小宝的事,他们担心宝莉回来,条件又好,一定会带走他们的孙子。

免责声明:本新闻亲爱的第19-24集来自全国各地新闻报刊媒体或网站,与本站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网友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责任编辑:admin)

上一篇:亲爱的第13-18集

下一篇:亲爱的第25-30集

推荐图文
Power by DedeC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