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娱乐 > 剧情介绍 >
热门搜索:

神枪之倒刺第13-18集

China8y.cn 发布时间:2014-05-29 文章来源:www.baidu.com
第13集
   有个先生来到布庄买布手里拿着一张白城晚报,廖春晓对他产生了怀疑。那位先生说起自己太太含含糊糊,廖春晓更是对他怀疑,那位先生正要走,廖春晓都开布料检查一下,发现没有问题就让他走了。楚科长看到了这一幕于是就让人把那个买布料的先生截下来,没有惊动任何人,恰巧被廖春晓和江文山看见。廖春晓打发江文山说自己要去报馆,但是却坐上黄包车去了警察局。  江文山来到布庄两人商量着怎样将电台拿回来。廖春晓找到廖一清问他为什么要抓自己的顾客,廖春晓还说这件事会耽误自己生意的。廖一清说这个人是楚科长抓的,一定跟共产党有脱不了的关系,等到调查完之后再做决定。廖一清担心廖春晓问她要是知道江文山是共产党是不是还愿意跟江文山,廖春晓却坚持自己的意见。  江文山来到黑龙堂,找到黑皮说自己要跟胡老大做一笔军火交易,黑皮将这件事通报了胡老大,胡老大于是就答应了。楚科长看到这件事心里又开始寻思,找到了五爷让他利用安插在胡老大身边的人打探一下江文山去找胡老大的目的。五爷对楚科长说江文山要用二十支枪与胡老大换回烟土分享者影视,楚科长想着江文山一定不会这么仗义,于是想着这里面一定有蹊跷。楚科长危言耸听对五爷说要是这批枪落到胡老大手里,对于五爷不是什么好事,还说让五爷把这批枪截下来,如果真的是枪就能壮大五爷的实力,还说要是真的有了二十支枪就又能力跟胡老大抗衡。五爷谢过五爷决定按照楚科长说的办。  江文山来到根据地,想要用游击队的二十支枪当掩护,将游击队的电台送到白城。江文山说彭绣女已经向上级请示过了,要是电台的事情成了就给他们发二十支枪,江文山还惦记着自己的武器于是就拿了一把手枪作为这次事成的奖励。  马车拉着二十支枪和一台电台,却被人埋伏,江文山和黑皮的人奋勇杀敌。江文山他们寡不敌众于是就逃跑了,楚科长看着江文山手里拿着一个箱子于是就跟踪他,但是却把江文山跟丢了。江文山拿着箱子正要回到布庄,廖春晓拦住他说要看看箱子里面的东西,被江文山蒙混过去了。楚科长却急忙赶到布庄要看看箱子里的东西。江文山将箱子交给他看过之后知道箱子里的是烟土就走了。  江文山对彭绣女说电台被马家堂抢走了,于是就想要找暖姑想办法,暖姑在江文山的诱惑下终于答应要帮助江文山。暖姑来找马老七说要借钱,马老七打暖姑的注意于是就同意了,其实暖姑想要打听那批货的消息,但是马老七却口风紧得很。  暖姑和江文山翻墙进入马家堂用刀指着一个胖子,胖子说那批货就是马老七截获的就藏在地窖里,江文山正要进入地窖但是却惊动了马家的人,于是两人赶紧逃出来。马老七没有抓到江文山和暖姑,五爷就说让他明天把这批货转移到码头上。  廖一清了解到江文山的事情之后就猜测江文山带走的那箱东西一定是更为机密的东西,于是让独眼看紧马家堂。
第14集
   暖姑来到马老七那里说要还他钱,还说顺路让他捎自己一段路,马老七说不顺路,于是就往码头方向开去。  楚科长手下向他汇报说经过打听江文山前些年确实在白城混过,但是有几年不见了踪影,后来回到白城就向人暗中打听烟土的事情。楚科长就开始寻思着江文山不会真的只是个烟土贩子吧。少佐过来说让楚科长最近配合抓共产党,还让楚科长找来廖一清。少佐让廖一清对全城做一次人口普查,还说听说廖春晓开了一家布庄,还戏谑是不是廖府对廖春晓太苛刻了,还暗示廖春晓不惹是生非。廖一清听了之后就回到了警察局,独眼向他汇报了情况,廖一清让他赶快派人去布庄。  一伙来路不明的人来到布庄,一进门就开始砸店里的东西,布庄面目全非,临走的时候还警告江文山以后注意点不,最好尽快从白城消失。廖春晓见到独眼,问他到底是谁干的,独眼遮遮掩掩,于是廖春晓就猜出是廖一清干的。  彭绣女回到布庄收拾东西,江文山生气说这样的工作什么时候是个头,吵着嚷着要回游击队,彭绣女说地下工作要有耐心。廖春晓回到警察局问廖一清为什么要砸了自己的店,还说自己瞧不起廖一清。廖春晓对廖一清说如果再有下一次自己就搬到布庄去,再也不回家了。  林翻译来到布庄说要为大佐量身做一些衣服,江文山就是不想要将布卖给日本人,彭绣女劝走了江文山,抱着布匹让大佐的太太挑选。大佐的太太很满意彭绣女的服务态度,但是江文山却对彭绣女的做法不以为然。廖春晓也附和江文山说以后布庄不许卖给日本人布匹。彭绣女将自己得到的情报纸条给了江文山让他赶快送去根据地。  江文山被人跟踪,发现之后就甩掉了他来到了根据地。江文山为了逃避汉奸的追查,将情报纸条吞下去了,回到了根据地与根据地的同志们商量着要埋伏下来,等到鬼子去扫荡的时候将他们一网打尽,根据地的同志们觉得江文山的计划可行,于是就按照江文山的说法做了。  开始扫荡的鬼子过来,江文山配合同志们打败了鬼子,江文山动作迅速抢下了一批枪。江文山来到布庄,暖姑也在布庄等着他,暖姑说自己要带着江文山去一个好地方,这次他一定很满意。路上遇到了楚科长,楚科长问江文山一晚上去了哪里,暖姑帮助江文山打圆场说他昨天晚上在自己哪里。暖姑将自己在马老七那里得到情报告诉了江文山,还说小鬼子现在都集结在码头上。  暖姑跟江文山来到马家堂货仓码头将电台找到,正准备离开被马老七的手下拦住,江文山用自己家的独家武器将他们打死。廖一清刚好带着人来到了货场,江文山拉着暖姑躲在箱子里躲过了廖一清的追查,随后就找机会逃了出来。一路上江文山对暖姑说让她先把箱子带到梅花客栈,等到夜深没人的时候在将电台送到布庄。廖春晓看见两人亲密的样子,生气的打了江文山一耳光就走了。
第15集
   江文山对彭绣女说自己将情报吃了,彭绣女生气得很,还说让他注意最近来往的宪兵队的车队的来往。暖姑来到布庄门口大叫大嚷说是江文山欺负自己,于是江文山和彭绣女将计就计将暖姑和她提的箱子带到屋子里。暖姑生气江文山和彭绣女不信任自己,彭绣女说自己必须遵守组织的保密原则,暖姑说自己没兴趣说着就拿着空箱子走了。  独眼对廖一清说货场的二十箱枪旁边的箱子被人打开了,凶手一定是冲着那个箱子来的。  廖春晓因为江文山的不忠而伤心难过,于是开始酗酒,对她一往情深的同事看着她这个样子很是心疼,说为了江文山糟蹋她自己不值得,说着廖春晓就醉的不省人事了。  晚上,彭绣女用电台将情报发出去,彭绣女对江文山说根据地的人撤离得很及时索性伤亡不大,但是还是有几个人受了伤。  廖一清来来找少佐,少佐说昨晚上听到新的电台声音,一定是在他们附近,于是不让廖一清打草惊蛇等到下一次电台再次发出声音之后再采取行动。晚上廖春晓说天太晚了要江文山送自己回家,廖春晓对江文山说自己要去教堂开会,还说自己想要打鬼子但是自己找不到组织,只能参加这样的机会,还说要是哪天自己死了就把自己埋在白城的山上,自己要好好看看白城是怎样回到中国人手中的。江文山说自己也要去看看,说着两人就一起去了教堂。廖春晓带着廖春晓来到教堂,廖春晓站在讲台上进行演讲,激情亢奋,江文山听的如痴如醉。这时,廖春晓的同事按照事前的安排在教堂前面鸣枪惊动了日本人,日本人就来抓所谓的中国热血青年,廖春晓就带着大家撤退。半路上,廖春晓对江文山说要他加入自己的组织拯救中国抗日战争的胜利。江文山打岔分开她的注意力。  彭绣女刚发完电报就听到门外有人叫嚷,彭绣女开门看到江文山背着廖春晓回来了,江文山刚让彭绣女把她的鞋给廖春晓一双,廖一清就带着人来到布庄,还让独眼将布庄附近搜查一遍,临走的时候,独眼告诉廖春晓说在布庄附近出现电台了。  廖春晓心存疑虑就要跟彭绣女睡在一个屋子,第二天廖春晓就是不肯起床,一个人在屋子里想要看看床板下面是不是藏有电台,江文山不知情将正在查看床板的廖春晓推倒在地上,廖春晓的头被磕破了。廖春晓生气坐在大厅里,彭绣女说要为她上药,但是她不肯叫来江文山说要为她上药。  林翻译来到布庄江文山对他诸多不满,林翻译说让彭绣女去小田大佐府上为大佐的夫人做旗袍,廖春晓看着彭绣女拿着箱子就想要跟着一看究竟,林翻译对廖春晓说自己要先回去向大佐禀报再来接她。廖春晓于是就说自己不想要去了。于是林翻译就带着彭绣女上了车。
第16集
   江文山对廖春晓说她和林翻译很熟,廖春晓却不以为然。  被江文山用倒刺射杀的两个日本人被医生判断是被倒刺所伤,楚科长就想起胡老大曾经说十年前曾经有个人用过这种兵器,但是这个人已经销声匿迹了。少佐就说不管怎样一定要找出这个人。楚科长一个人看着昨天集会之后街上丢下的卡在石头里的皮鞋,还琢磨着穿这种鞋的会是什么人,于是穿这种鞋的一定是有钱有身份的人。于是楚科长就让手下去鞋店打听看看是谁买的鞋子。楚科长知道昨天江文山背着江文山回到了布庄就产生了怀疑,还知道廖一清没有搜查布庄就汇报给了大佐。  秋野少佐带着日本人来到了布庄说要搜查布庄,还说他们是例行公事,廖春晓拦不住就让他们随便搜查。  林翻译亲自开着车送彭绣女回去,路上,林翻译带着彭绣女来到一个石洞里,彭绣女就抱着林翻译嘴里叫着老蔡,两个人眼睛里都噙满泪水。  楚科长的手下对楚科长汇报工作说自己已经找到了鞋子的卖家,王太太买了一双穿在脚上,廖春晓也买了一双,这只鞋子一定是廖春晓的,还猜测着使用倒刺的一定是江文山。  林翻译对彭绣女说以后她跟江文山在一起工作一定要注意,还说像上次茶楼的事情不许在发生了,要不是自己办成女人杀掉了华老板,他们就暴漏了。廖一清找到廖春晓说以后不许再去布庄了,还说楚科长现在已经开始怀疑他们了。  江文山回到布庄,彭绣女说自己将电台转移出去了,江文山说廖春晓可能是他们自己的同志,还说出了许多廖春晓爱国行为。彭绣女说廖春晓不简单,还说不要被廖春晓制造的假象蒙蔽了。江文山为廖春晓抱不平还说彭绣女对廖春晓有成见,生气得很。江文山于是就生气的说自己正不想在这里浪费时间了。  廖春晓问江文山拿的那个武器是叫倒刺吗,江文山没有否认。廖春晓说廖一清正在调查这件事,还说要他把江文山把倒刺交给自己替他保管,江文山虽然不愿意交出来,但是还是勉为其难。楚科长来到了布庄对廖春晓说让她以后小心点。廖春晓说自己的鞋在家放着,自己没做什么违规的事情,没必要小心。楚科长就说要去廖府搜查一下看看廖春晓的鞋子,廖春晓于是就带着楚科长去廖府。  江文山飞快往廖府跑去,奶娘对廖春晓说廖一清已经为她准备了一双鞋,磨久了鞋底,打上了褶皱。廖春晓看到了之后就穿上让楚科长看,楚科长看到了目瞪口呆。  林翻译来到布庄对彭绣女说大佐的夫人想要修改旗袍的细节,趁着廖春晓不注意将情报纸条塞给了彭绣女。彭绣女趁着廖春晓和林翻译出去的时候,就趁机出去想要发报。廖春晓向林翻译打听一些重要的情报
第17集
   廖一清听到独眼说监听电话,于是开始检查自己的电话,发现电话里面有监听器,于是就让独眼带着自己去寻找监听点。最终把目标锁定到了一栋大楼,在墙角看到廖春晓 从里面出来。廖一清和独眼上楼制服那个正在监听电话的军统侉子,廖一清听了电话知道自己的电话一直都被监听。廖一清跟他摊牌还那他的父亲的生命安全作为要挟,侉子纵然怎样不情愿但是为了父亲和家人的安危还是不得不告诉廖一清他们站长是廖春晓,廖一清大吃一惊。于是拿着枪逼问他确定这件事是否属实,侉子说自己说的都是实话。  江文山来到码头见到李老大让他过几天为自己运绸缎,李老大说最近码头管理的很严实,还说丝绸还行烟土不好运输,于是江文山就说让他帮自己打听一下为什么码头运输现在这么严。  彭绣女接到一个神秘男人的密信说有人要见自己就去了他们约定好的小石桥茶楼见面,没想到是廖一清在等着自己。廖一清跟彭绣女开门见山说当她跟江文山第一次来到茶楼他们的身份就暴漏了,但是为了不伤害廖春晓才保住他们俩的命到现在。廖一清说他们是假夫妻还说他们的收蚕茧开布庄都是幌子。彭绣女于是就也跟廖一清摊牌。廖一清说自己可以将彭绣女神不知鬼不觉的消失。彭绣女说廖一清也是砧板上的肉,还说小鬼子早晚会被共产党打败的,到时候要怎样自处,廖春晓要怎样存活下去。彭绣女还说如果自己和江文山死了廖春晓就会被送到日本人那里,到时候廖一清也会受到牵连。廖一清跟彭绣女谈条件说让他们消失在白城,不然就杀了他们。彭绣女说自己不同意还说廖一清连小打小闹的勇气都没有。  彭绣女和林翻译见了面说廖一清跟自己摊牌了,林翻译说他们已经暴漏了,还说让他们赶快走。彭绣女还说自己现在拿廖春晓做筹码,保住自己的安全。彭绣女说现在最可怕的是廖春晓,廖春晓处处利用江文山,不知道廖春晓到底是什么人。林翻译说小鬼子对这次运输格外保护,是重要武器。于是彭绣女就猜测可能是细菌武器,于是就开始向根据地发报请求下一步计划。  大佐和少佐讨论着他们中间的奸细,对林翻译也产生了怀疑,就想着将计就计揪出内奸。  楚科长来找胡老大把原来扣押他的烟土还给他,想做一个顺水人情,但是条件是要胡老大告诉自己有关千尾蝎的一切事情,胡老大于是就给楚科长讲述着千尾蝎的一切,还说自己十年前跟他开始一场恶战,没想到现在又出现了。  江文山来到药店给老板说要他治伤要的药,药店老板不敢驳廖一清的面子于是就给了他一小包。江文山说自己还想要更多的黄安,还说自己可以把价钱提高一点,还说廖一清是幕后,自己是幕前,还说让他见见廖一清还跟他签合同。但是药店老板不放心,江文山就走了。  晚上吃放的时候,江文山对彭绣女说自己去了中转站和码头,彭绣女说江文山无组织无纪律,想要他回根据地,江文山说自己不再莽撞行事了。  楚科长断定千尾蝎已经是个瞎子不可能在作案了,一定收了徒弟,只要他在作案自己就一定会抓到他的把柄的。  廖春晓回到家之后,廖一清生气的指责她让她以后不许乱跑还想要让她去香港,但是廖春晓不答应。
第18集
   彭绣女和江文山正在商量着怎样消灭川谷,但是想来想去都没有什么进展。  江文山来找暖姑让她想办法将自己弄到码头里面想要见见川谷,暖姑带着江文山来到码头见到马老七,表面上想要见马老七实际上是想要找出点破绽。见到了马老七假装跟马老七闹翻就要走了。  廖春晓冲着川谷来到码头,说着自己想要采访川谷,门卫没拦住她,她就进去了。  川谷下了船,廖春晓说要采访川谷,于是打听了川谷的行踪之后就走了。廖一清不放心廖春晓要她跟自己一起走,廖春晓不答应。廖春晓安排胖子去民间找艺术家去为川谷表演节目,并且把这个消息发表到报纸上。  江文山得知这一消息去找暖姑为自己勾脸想要混进民间艺术家里面。  廖春晓从电话里监听不到廖一清的消息,就想着廖一清现在一定提防自己。廖春晓安排手下将高浓缩的维生素C让民间艺术家放到川谷酒杯里。  江文山化装成民间艺术家混进戏班里进入了日军司令部,趁着大家不注意,江文山假装自己肚子疼,混出了等待室,看到了目标房间。民间艺术家正在表演节目并且按照廖春晓的安排将高浓缩的维生素C放到了川谷的杯子里。正在这时,房间的灯突然不亮了,日本人加紧了保护川谷和大佐、少佐的安全。  突然等又开始亮了起来,林翻译说自己要去看看出现什么问题了。跟着日本人来到屋内检查了机密文件没问题就跟着林翻译走了。江文山在检查之后偷偷溜进档案室将档案偷出来,塞到自己脱下的戏服里,扔到了墙外让墙外接应自己的暖姑将档案拿走了。  江文山回到布庄告诉彭绣女说自己已经拿到了机密档案,于是为江文山打水让他洗脸,说没人发现自己。  第二天一大早,大佐发现川谷已经死了,于是检查机密档案之后发现不见了,然后就命令全城戒严搜查机密档案。

免责声明:本新闻神枪之倒刺第13-18集来自全国各地新闻报刊媒体或网站,与本站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网友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责任编辑:admin)

推荐图文
Power by DedeC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