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娱乐 > 剧情介绍 >
热门搜索:

奇皇后第13-18集

China8y.cn 发布时间:2014-03-14 文章来源:www.baidu.com

第13集
   元顺帝让承娘尽情的笑话他这个无用的皇帝吧。突然骨及说朴氏被拉到重刑场诊脉。  燕帖则认为,在重刑场诊脉后确定朴氏说谎,可就地正法。经过几番御医诊脉,确定朴氏已怀孕,腹中胎儿健康。全场人震惊了。  原来承娘发现赵宫长为唐其势做事,加害朴氏时,她就把事情缘由告诉了突满公公。在突满的帮助下,送去的汤药和茶果中含堕胎药药量极少。朴氏这才保住了孩子。  皇太后当众质问怎么处置谣传的皇后,燕帖的底线就是让答纳失里跪在草席上等待皇上原谅为止。皇太后则认为追究到底,燕帖因为跟她争论了起来。元顺帝发现唐其势恶狠狠地盯着承娘。  唐其势拉着承娘来到书房,质问她为何骗了大家。承娘拿出皇后之前约定的证书,上有皇后印章作为要挟,唐其势这才放开了手。唐其势说承娘肯定在为废主做事,承娘是在为母亲报仇。  答纳失里摘下所有佩饰,到大明殿罚跪。雷雨交加,皇太后挡着皇上出来。夜里答纳失里晕倒了。  朴氏被封为内命妇,正五品才人,她是多么的感激承娘的帮助。  燕帖因为事情紧张到现在很生气,用杯子砸伤了唐其势。  沈王带着赵参正禀告废主和其他人全军覆没了。燕帖瞪着眼睛。  方臣佑放出伯颜等人,大家才知道是王裕救了他们。王裕并没有杀了伯颜等人,当初是他们一直让王裕带队做挡箭牌和诱饵,同一军旗下受着不同待遇,这点小计谋算是回报。王裕交出的巴特鲁的尸体是假的。  燕飞秀被王裕放走了,王裕说敌人的敌人就是同志。元国把高丽和突厥逼上了绝路,希望跟燕飞秀共建未来。  承娘晋升了宫女,还换了住所,赵宫长气愤极了。  唐其势准备杀了承娘,可承娘还想出宫的事情。这时赵宫长突然叫承娘说突满公公找她。  有人刚要在承娘背后下手,被骨及悄无声息的解决了。  承娘被带到元顺帝面前,元顺帝叫人搜承娘身上是否有药方。最后皇后的约定被元顺帝搜出来烧了,承娘出宫的梦想破灭了。  谋杀承娘的侍卫被唐其势的人解决了,元顺帝的线索断了,他不能就这么放过答纳失里。  答纳失里听说皇上要来,带着病洗漱打扮一番。皇上质问答纳失里为何做了伤天害理的事,答纳失里说皇上总是无视她,哪管就是一次的温柔也行了。元顺帝无话可说的离开了。  承娘被差潜到贴身服侍皇上,她犹豫片刻答应了。  元顺帝米命令承娘站着不准动,他想把承娘画下来。同时他问承娘为何假装男人,承娘没回答,只想出宫。元顺帝拒绝。  晚上元顺帝躺着休息,承娘坐在一旁给他念诗。承娘仍是请求出宫,元顺帝问她为何。承娘只想去找高丽王。元顺帝非常伤心,不允许承娘再有其他的主人。因为元顺帝认为承娘在她身边才是安全的。  骨及对承娘说高丽王战死沙场了,承娘不能接受这种消息。  元顺帝听说王裕、伯颜和脱脱战死很吃惊。  承娘因为高丽王的死哭得很伤心,自己该怎么活下去。元顺帝隔着门看到承娘哭得很伤心。  元顺帝见承娘日渐消瘦,让承娘以后接管他的食物气味。他就是想让承娘多吃些东西,还故意扯下鸡腿让承娘吃。  元顺帝问承娘是不是因为主人死了才如此伤心,承娘拒绝回答。  晚上,元顺帝让承娘陪他散步,有时候元顺帝还故意捉弄承娘。承娘为了报复做了还击。元顺帝见承娘有了笑容放了心。  王裕带着大家跑到了燕京附近,他拒绝休息。兼秉洙对伯颜说王裕如此着急是想回去见承娘,因为承娘是个女人,伯颜惊呆了。  夜深了,斑点进城打探了后,说发现沈阳王在妓院。这会沈王因受妓女的歧视大发雷霆。王裕突然找来,沈王以为自己见了鬼,他知道高丽王不会轻易死的。  元顺帝得知承娘生病了,赶紧跑来查看。破了宫规请了御医。昏迷的承娘仿佛见到高丽王回来,却被唐其势杀了。  张顺龙突然禀告伯颜等人活着回来了,高丽王也一同回来了。这时噩梦中的承娘一直不停地叫殿下。
第14集
   突满来看病情好转的承娘,交代她不能在一心有二主了,免得元顺帝不高兴。  元顺帝心想王裕居然讨伐了突厥,心里暗暗不爽。同时警告承娘不准离开他的寝宫半步。  兼尚宫跟答纳失里说王裕很暴虐,很好色。答纳失里为了报复承娘,准备派她去侍候。  王裕进宫的当天,迷倒了很多宫女。大家却不见承娘的影子。  元顺帝要奖赏伯颜,伯颜惭愧的说是高丽王战胜了突厥。最后王裕得到了黄金万两,伯颜被封为禁卫军大将。  承娘听红丹说高丽王在大明殿,因为不能接近只能远远的看着。王裕隔着人群仍不见承娘的影子。  王裕虽没见承娘,但觉得她就在身边。方臣佑准备找故友突满帮忙找承娘。  元顺帝单独召见王裕,讽刺王裕也有如此下场。当年是承娘救了他而不是他高丽王,王裕要元顺帝放承娘回高丽,元顺帝不答应,王裕相信承娘心中只有他一个主人。  突满见到方臣佑,两人像当年一样开玩笑。方臣佑求突满安排承娘见王裕,突满有些为难。  承娘想着高丽王,突然方臣佑进来跟她亲切的问好。交代承娘在戌时到后花园火塔见王裕。  答纳失里每天不愿意给皇太后请安,今天皇太后催答纳失里该为皇室延绵子嗣。答纳失里知道皇太后是故意气她。  兼尚宫私下对答纳失里说历代皇后为了有胎气就在满月之时绕着火塔走一圈。  王裕照着镜子打扮了又打扮,方臣佑和崔武松便拿承娘调侃王裕。王裕尴尬的要他们退下,又打扮了一番。  承娘准备出去的时候,元顺帝闯进她的寝宫。  答纳失里诚心的求佛祖让他有胎气,可皇太后知道熏香里有麝香,答纳失里永远不会怀孕。突然王裕出现,答纳失里躲到了塔后。不小心碰了铃铛,王裕绕着塔找到答纳失里。王裕以为她是宫女拽她问话,却被答纳失里打了一巴掌。王裕没想到宫里竟有这样如此傲慢的宫女。  元顺帝把承娘退到床上,承娘挣扎的时候,元顺帝问如果是王裕,她会拒绝吗?承娘把他推到一边,元顺帝歇斯底里的说不会让承娘去王裕那里。见承娘仍是走了,元顺帝说承娘是他第一个人。  承娘跑到火塔,却不见王裕。王裕失落的喝着酒,他不想再找承娘, 免得给她惹麻烦。  燕帖回忆,在他毒杀先帝时候,先帝似乎留下血书。现在似乎有人再找血书,燕帖决定要找到此人,希望通过严刑拷打得到血书。  燕帖的手下怯薛将军按伯颜的要请来到酒楼,结果发现找血书的人却是伯颜。伯颜勒死怯薛,为了得势,一定要找到血书。  答纳失里准备在宴会上给王裕下马威。元顺帝听到太后夸赞王裕,便开始贬低王裕。  燕帖要沈王回高丽,劝他放弃王位,安度余生。  王裕看到元顺帝身后的承娘,承娘很激动。元顺帝注意到王裕和承娘总是对视着彼此。  王裕见到昨日傲慢的宫女居然是皇后很惊讶。皇太后提出让王裕弹奏玄鹤琴,承娘听着琴声想起当年学琴的场景,不禁眼睛红了。突然突满来报在书房发现怯薛的尸体,伯颜和脱脱赶忙感到现场查看。脱脱记得自己分明把尸体扔进城外蔓延瘟疫的高丽村的井里,今天怎么会出现在宫里。伯颜感觉有人在监视他们。接着唐其势来此查看了尸体,脱脱建议封锁消息,以免引起骚乱。  伯颜报告说怯薛自尽了,元顺帝喝得乱晃叫大家停止宴会。王裕眼睁睁的看着承娘离开。  沈王突然提醒王裕该去元国的高丽村看看,那是最最落魄的地方。王裕早就派人去了,沈王突然说怯薛不是自杀的。听得方臣佑一头雾水。  兼秉洙查看怯薛的尸体,听见动静就躲了起来。燕帖看了一眼尸体交代伯颜查明真凶。伯颜走后,燕帖认为一定是追查血书的人所为,此人可能就在宫中,便让唐其势哥俩去找血书。兼秉洙觉得找到所谓的血书定会一步登天。  斑点阻止王裕不能进高丽村,因为有瘟疫。王裕直接走了进去,看到满地的死尸。王裕找到村长,听说是废主就把水都泼在了王裕身上。痛恨他这个王,害得他们过得很苦。村长自言自语说有个疯子在井里捞出一具尸体,王裕突然想起沈王说的话。  沈王知道王裕一定会来找他,他想除掉燕帖。因为燕帖一直利用她,却不给他承诺。沈王说是要找血书的人杀了怯薛,当年是燕帖杀了先皇。  承娘有话要讲,元顺帝知道承娘要回王裕身边便阻止她说话。  沈王说燕帖知道怯薛死了,一定会怀疑心腹,这就是切入点。王裕交代方臣佑必须让他马上见承娘。  元顺帝醒来见承娘不在,便亲自去寻找。  王裕跳过高强,准备到承娘寝宫找她。见到元顺帝追来,偷偷地把承娘拽进别的房间里。
第15集
   元顺帝跑到承娘住所等承娘回来,看着承娘简陋的住所,元顺帝看到承娘的手帕偷偷地藏了起来。  王裕要煽动谣言,让燕帖除掉自己的心腹。王裕要坐回王位,承娘愿孝犬马之劳,可王裕根本不想让承娘连累进来。  元顺帝躺在承娘的床上,想象着承娘也躺在他身边的样子。突然承娘回来,元顺帝吓得紧张的起来。承娘让元顺帝好好想想那天喝醉都做了什么,元顺帝心虚的什么都没想起来。骨及回忆元顺帝那天闯进承娘的寝室,元顺帝感到很羞愧。  王裕想到用上疏文再在燕帖的 愤怒上,火上浇油,因为元顺帝不识字。方臣佑想到承娘说过,需要他的时候就在自己的脸上点上点,她就会出现在书房。  答纳失里听说皇太后设宴请王裕等人,她便不请自来了。宴上皇太后夸赞王裕才华横溢,武功高强。元顺帝不服气提议吟诗,却把承娘教给的诗背的连七八糟。元顺帝让王裕接诗,王裕借用杜甫的“春望”做了一首诗,赢得全场的赞扬。答纳失里由衷的敬佩起来。  宴后答纳失里让王裕对于那晚的冒犯该道歉,王裕认为作为一个皇后对一个废主无礼更该道歉。答纳失里哑口无言。  方臣佑和承娘约在书房密谈,方臣佑会把上疏夹在指定的书里等承娘来取。  元顺帝觉得什么比不上王裕很心烦,骨及提议比赛蹴鞠。承娘说虽没见过高丽王踢过,但相信他踢得很好。元顺帝不顾深夜召集宦官陪他踢球,承娘见到大家都是故意让他忍不住的笑着。球滚到承娘脚下,元顺帝让她拿过来,承娘一脚把=球踢没影了,全场惊呆了。  王裕写好上疏让不会写字的斑点抄写,方臣佑谎说突满会帮他解决。  元顺帝直接跟承娘对抗蹴鞠,却输的惨烈。元顺帝生气的不玩了,回去的路上被疯了的卢尚宫纠缠了,幸好突满及时出现。  承娘回到房里处理腿伤,突然被人卡住了脖子,突满进来带走了卢尚宫。突满说此女人是明宗皇帝宠爱后当上尚宫的,后来明宗一死,她就疯了。当时看着可怜才藏在宫里养着。  承娘来书房拿上疏,唐其势偷偷地跟在了后面。承娘见有人来赶紧做了掩饰,唐其势问她为何看书,承娘是为给皇帝念得。唐其势说自己一定会杀了她承娘的。  兼秉洙用酷刑逼两个侍卫承认自己杀了怯薛将军,伯颜和脱脱进来了解情况。脱脱发现兼秉洙状态不对,经检查断定兼秉洙得了瘟疫。脱脱想到怯薛的尸体。  王裕又来到高丽村送钱,村长拒绝接受肮脏的钱。王裕提出他要通过高丽村,然后每走一步都在地上留下钱。因为钱花的快,村长让人记下出去欠的钱。  元顺帝让承娘帮他掏耳朵,承娘起先不愿意。可拗不过元顺帝的哀求。元顺帝乖乖的躺在承娘的腿上,有人报王裕求见,承娘开始紧张起来。见元顺帝让王裕等会,承娘扭了下元顺帝的耳朵。承娘退下后,元顺帝要跟王裕比蹴鞠,王裕提议要有赌注。  承娘分析整个上疏批阅的过程,必须在送到皇上之前换掉。承娘想起让红丹在擦地的时候用湿毛巾,让地变得很滑。这时张顺龙端着上疏经过滑倒了,承娘借机换了上疏。  元顺帝催促燕帖今天快点结束批阅上疏,因为有蹴鞠比赛,燕帖起先狠狠地教训了元顺帝,后来改了态度让元顺帝先去比赛。燕帖坐在皇位上一一审阅上疏。  大家都急着看蹴鞠比赛,答纳失里嘴上说没兴趣看,回到寝宫偷偷补妆准备前去。  方臣佑接到承娘的暗号,说上疏已经送到了燕帖面前。  蹴鞠的场面很壮观,元顺帝请了宫里上上下下的人。  皇太后说皇后居然能来看蹴鞠,答纳失里好奇他们赌注是什么。皇太后也不清楚。  突满宣布比赛规则后喊开始,元顺帝本来顺利的抢到球准备投篮,却被王裕抢走,引起来全场的呼喊。  燕帖看到写着红字的上疏,上面是关于血书的事情。燕帖不明白是何人再跟他挑战。  这时王裕冲过重重障碍带球跑到栏前,元顺帝就在前面等着王裕,大家都在等待王裕是否能顺利投篮。
第16集
   燕帖突然来看蹴鞠,怀疑的看着身边所有的人。  比赛场上,元顺帝和王裕对峙的时候,元顺帝说他要是赢了不准王裕再看承娘、王裕说他要是赢了一定要放承娘出宫。元顺帝说承娘是在条件外的,王裕听到元顺帝反常的回答发疯似的踢球。 进球时候元顺帝的头被打到直接晕倒了。皇太后宽慰王裕不要放在心上。  燕帖把上疏省的人抓了起来严刑拷问红色上疏的事情。  燕帖把红色上疏给儿子们还有伯颜、脱脱传阅,脱脱推测不是用左手写就是一个不会写字的人写的。燕帖觉得敌人就在附近,当年把太宗皇帝身边的人杀光后只有一个叫赤虎的宦官不见了。赤虎是高丽出身。唐其势突然想到兼秉洙说,他是染上怯薛将军尸体上的瘟疫。而瘟疫只有高丽村有,怯薛一定是有人从高丽村移到皇宫的。燕帖下令到高丽村搜查赤虎的存在。  元顺帝的眼睛受伤了,他为了留下承娘,让承娘擦药。元顺帝问承娘是否希望他赢,承娘为了哄他才说希望。这会皇太后来此跟元顺帝密谈,说燕帖正因为一个红色上疏发疯,便把先皇被杀前留下血书的事情告诉了元顺帝。皇太后说只要找到血书就会将燕帖绳之以法。元顺帝暗自要找血书。  承娘来给方臣佑送衣服问还有什么任务,斑点跟王裕说承娘来见方臣佑了。结果王裕发现方臣佑找的帮手是承娘很生气,他本不想牵扯承娘进来。承娘愿意帮助王裕,可王裕却狠心的说不想再见到承娘了。承娘伤心的离开。  承娘一出门就碰到唐其势,唐其势看出承娘哭过说自己得到不到女人也不会让别人得到。  唐其势来到高丽村质问村长是否有外人死在这里,村长说有人从井中捞出过尸体。唐其势又问今日何人来过,村长谎说不清楚。见唐其势拔刀一村民供出高丽王来过。  燕帖质问王裕去高丽村做什么,王裕只想看看自己的百姓。燕帖希望王裕不要再去高丽村以免扯上案件。他觉得王裕还有利用价值。  王裕认为煽动燕帖还不够,该想别的办法。  元顺帝见承娘很忧伤说,自己现在心里很烦便要求和承娘坐下来喝一杯。  王裕在想怎么才能让燕帖发疯,方臣佑突然说起西方的妖术(魔术)。王裕想到利用障眼法让字体消失的办法。  元顺帝和承娘喝到深夜,两个人喝得烂醉。元顺帝突然认真的问承娘是否想回到王裕身边。承娘把元顺帝看成王裕说自己愿意帮助殿下,便直接晕了。元顺帝把承娘放在床上,承娘喊着殿下,元顺帝知道承娘说的是王裕,他绝不放承娘离开。  王裕在院子里练着剑术,崔武松理解高丽王是在心疼承娘。  承娘醒来发现元顺帝躺在她身边紧张的起来,突然骨及报皇后驾到。骨及谎说皇上在如厕,承娘这才借机跑出来。皇后进来问元顺帝到底跟谁喝酒,元顺帝躲避话题。答纳失里出门闻到承娘身上有酒味,承娘说自己只是喝了皇上的赏酒。  斑点和朴不花在术士那买了奇妙的墨水,就是遇水字体会消失。并让术士必须离开燕京。王裕利用元人害怕诅咒的弱点编了一个故事,在下雨前贴在公共场地。雨后纸上只留了几个字明宗、血书、燕帖、三代没落。意思是找到明宗皇帝的血书,燕帖必三代没落。  燕帖为此发疯,脱脱说是妖术所为。燕帖下命抓所有的术士。伯颜一出门抱怨自己找血书那么久,现在居然乱了。脱脱认为为了脱险还是去抓术士。  兼秉洙本来求赵参正帮他出牢房,可赵参正不答应。这会兼秉洙逃到高丽村寻找秘密,就为了高升,他编了谎言求村长收留他。  太后把有什么字样的纸拿给元顺帝看,经过张顺龙解释后,大家很吃惊。承娘听此急着找王裕说事,可王裕根本无视承娘。走远后,王裕交代方臣佑多留意承娘。  元顺帝要把燕帖的罪行昭告天下,皇太后认为没找到血书就不能顶罪。  燕帖不怕自己有何危机,坐在龙椅上让人叫来元顺帝,又让唐其势带兵等候。元顺帝一进大殿,唐其势直接带兵进来。燕帖问元顺帝是否知道血书的事情,元顺帝吞吞吐吐的说不知。燕帖要求元顺帝只要当作什么都不知就行,便撤了军队。燕帖这么做就是给造谣的人一个警告。  元顺帝一个人边走边流泪,骨及让承娘去安慰下皇上。承娘背坐在元顺帝身边,元顺帝不想让承娘看到自己窝囊的样子。承娘捂着耳朵会什么都不听的。元顺帝靠在承娘的背伤心着。此景却被王裕看到。
第17集
   王裕一想到承娘背靠元顺帝便捏碎了酒杯,血直线流了下来。  元顺帝说要跟燕帖斗一斗,再不想让承娘看到他软弱的样子。  燕帖竟然带兵在皇宫里出入,无视伯颜脱脱劝说在这时伯颜更要放下身段。  太后正在参佛,唐其势不过侍卫的阻拦为父亲开路。燕帖是来试探找血书的人是否是皇太后,两人经过一番言语相斗,燕帖排除了怀疑。之后太后让张顺龙和可靠的官员密谋,与燕帖对抗。  元顺帝故意让承娘帮他吹眼睛里的沙子,却被去太后殿的王裕到,承娘吓了一跳,心怀愧疚。  答纳失里一想到王裕的眼神突然丢了魂一样,这时兼尚宫报告今天不用去太后殿请安。答纳失里却改变主意带人去了,见到元顺帝简单打了招呼。王裕一出现,答纳失里又不能自拔了。  元顺帝故意让承娘煮茶,弄得一些人好尴尬。  太后商议让王裕和西花公主联姻,王裕婉言拒绝。承娘端茶时被本来沏茶的赵宫长绊了一下,幸好王裕及时接住承娘,自己忍着烫为承娘求了情。承娘一出大殿勒住赵宫长,警告她不准有下次。  元顺帝听说承娘去客宫了,气愤的差人叫承娘回来。  承娘不顾王裕的阻拦含着眼泪闯进去,要为王裕擦药,看到王裕的伤默默地掉着眼泪。之后承娘说晚上会再来,王裕的内心很痛。  元顺帝吃醋的责备承娘去客宫看王裕,承娘请求晚上再看王裕。元顺帝说等他睡了才行。夜深了,元顺帝忍着困意,就是不想让承娘离开。  王裕一听到声音高兴的起来,原来是方臣佑来送药。  燕帖因为伯颜等人调查血书无果,一怒下让他把所有术士在城外当众砍头。燕帖的暴行正中王裕下怀,他开始了下一步。王裕用白教要当皇帝为由编了故事,让方臣佑,斑点他们趁深夜到处粘贴。方臣佑算计过,第二天一定下雨。  唐其势和燕帖走在街上,突然下起了雨。他们躲避的时候发现路边贴的纸,上面消失了一部分字,只剩下明宗皇帝,咒语开始。此事引起所有人的轰动。  元顺帝急忙找太后商议咒语之事,他要借这次机会扳倒燕帖。太后劝他再忍几日,她已经做了准备。元顺帝心意已决。  燕帖已经愤怒至极,他要看看到底是什么咒语。王裕准备让燕帖看看所谓的咒语。  朴不花和斑点奉命买了谋皮做麻醉药,来高丽村捉老鼠。村长请走朴不花和斑点,兼秉洙见此赶忙去偷听。  斑点只求村长帮着保密抓老鼠的事。村长站起来向窗子捅了窟窿,兼秉洙痛的离开了。  唐其势支走宫女,单独警告承娘,发现血书就通知他。承娘讥笑,说拿到血书就等于报仇了。  元顺帝背着燕帖学习文书,让承娘秘密协助他。夜里秘密召见了伯颜、脱脱,元顺帝让他们找血书。脱脱怕这样做被燕帖知道,元顺帝决意要找。  承娘想到母亲的仇愿意帮元顺帝找血书。  脱脱认为元顺帝突然改变了态度有问题,伯颜认为找到血书最重要。  卢尚宫又在承娘房间里发疯,说自己知道血书,承娘听此哄她镇定了下来。众人走后,承娘问起血书,卢尚宫呆呆的说皇上写的都是爱慕他的话。  一早元顺帝告诫骨及不准告诉承娘准备了皮影戏,还特意让承娘帮他洗脸。元顺帝孩子一样的看着承娘,无奈承娘用力的擦了几下。  兼尚宫高兴地告诉答纳失里晚上开设皮影戏,答纳失里分析皇上这么做肯定是要哄她开心。又吩咐叫来王裕,答纳失里觉得王裕对她有意思,要让元顺帝吃醋。  方臣佑和崔武松他们把所有老鼠偷偷地放了出去。  答纳失里再用膳时候故意跟王裕多说话,借此还请王裕去看皮影戏。元顺帝差点呛到,不晓得皇后是怎么知道有皮影戏的。  元顺帝专为承娘准备的皮影戏被答纳失里抢先了,这会他让承娘走近来看。元顺帝借机拉着承娘的手,承娘紧张的甩开。此景被王裕看到,王裕拉住承娘的另一只手。元顺帝见此死盯着王裕,承娘在中间为难的挣扎着。
第18集
   答纳失里看到王裕和皇帝恶狠得眼神,认为他们为她互相吃醋。  元顺帝激动的命令承娘不准再看王裕,也不准见面,如果违命处于斩首。承娘刚要反抗,却被元顺帝赶了出去。  一出门承娘就被王裕带走了,王裕问承娘是否想跟他回高丽,承娘流着眼泪说愿意回去。王裕只求她别再帮助他,不想看到承娘陷入困境,便拉着承娘抱在怀里。此景却被唐其势看到。  一早元顺帝被老鼠吓得大喊,骨及吓得坐在地上,承娘藐视的拿走了老鼠。  答纳失里被老鼠吓得乱跳,王裕二话不说抱起她走过危险。答纳失里故意搂紧王裕的脖子。此时宫里到处是老鼠群,宫女、太监都吓得乱跳。  燕帖听到宫里有老鼠群很震惊。太后追问为了出现老鼠,突满分析可能是先皇的诅咒应验了。  方臣佑光着膀子在大冷天装神弄鬼,百姓们认同老鼠群是应验了先皇的诅咒了。王裕暗中兴奋,百姓们会埋怨积压变成对燕帖的愤怒。  元顺帝问燕帖关于明宗皇帝的诅咒,燕帖警告元顺帝不准问此事。突然伯颜请燕帖快去佛堂,燕帖到了后看到佛祖眼睛上留着血泪。燕帖命令众人严守秘密,皇太后歇斯底里的说先皇的诅咒开始了。燕帖愤怒的拔刀要去劈了佛像,皇太后拼命阻止,燕帖才罢休。  燕帖不明白到底是什么样的强敌再跟他做对。  王裕听说佛祖流血泪很惊讶,不过他觉得燕帖需要一个知心人了。  元顺帝看到燕帖和王裕在下棋很不解。燕帖直接了当地说王裕不要接着他的实力再当高丽王,王裕憨笑揭穿燕帖曾经杀了先皇才得到大权,奉劝燕帖不要走先皇的老路。  燕帖从王裕的一席话领悟到许多,他需要王裕的帮助。唐其势听此急忙反对,燕帖认为儿子太无能,怎么没有王裕的头脑。唐其势听此一定要揭穿王裕的阴谋。  夜里王裕偷着来看承娘,承娘又惊又喜。其实佛祖的血泪是承娘弄得,她不想袖手旁观。  承娘一回屋,卢尚宫让她揉腿,说自己也是高丽人,便温柔的看着承娘。  元顺帝巧遇王裕问他为何与燕帖亲近,王裕说谁能让他复位就亲近谁。之后元顺帝问承娘到底怎么看这场战争,承娘说自己如果帮皇帝打败燕帖就让王裕复位。元顺帝很生气。  伯颜报告元顺帝当时先皇死前侍候的宦官是赤虎。骨及曾听此人忠心耿耿,元顺帝让他想办法去找。  兼秉洙找话题问村长怎么村子里没老鼠,被村长说了一通。突然有宦官乔装打听赤虎的消息,兼秉洙为之一振。  兼秉洙把王裕的手下去过高丽村,还有宦官去找赤虎的事告诉给唐其势。唐其势分析承娘一定参与此事,承娘和王裕都是他眼里的刺。  王裕一直等燕帖上钩,此时唐其势请王裕亥时在秋月馆见燕帖。  骨及禀告亥时在秋月馆见赤虎。皇帝乔装跟承娘前去秋月馆。唐其势杀了打听赤虎的宦官,差人请父亲去秋月馆。  赵参正处理宦官尸体时被伯颜发现,听说是唐其势所杀跑去找皇帝。发现皇帝不在推测唐其势可能在计划什么。  方臣佑觉得秋月馆的气愤不对,突然唐其势进来只管喝酒。此时承娘他们进了另一个屋,收到一纸条,只准她一人到只定房间。  承娘刚走,燕帖接到唐其势消息,走进找血书人的房间,看到是元顺帝很吃惊。  唐其势说制造诅咒的人会出现,王裕为之一震。此时有人叩门,唐其势阴险的开门。王裕等人见是承娘很吃惊。唐其势失声大笑。  燕帖质问元顺帝是否来找血书,元顺帝承认。燕帖问起诅咒之事,元顺帝却不知。  脱脱勘察秋月馆,觉得情况很紧张。此时皇太后带着侍卫走来,脱脱让伯颜快点做决定,到底是站在燕帖一方,还是太后一方。  燕帖拔刀要杀元顺帝,塔子该禀报太后驾到。元顺帝终于松了口气。  元顺帝踉跄到太后身边,嚷着自己是为压根不存在的血书来此。见太后要带走他,元顺帝嚷着要找承娘。  燕帖质问伯颜为何来此,脱脱抢着说是来阻止太后的。  唐其势用承娘威胁王裕承认他在制造诅咒。突然燕帖来此打了唐其势,还带走了承娘。王裕心痛的看着承娘被带走。  王裕要燕帖放了承娘就答应效忠于他,帮他分辨忠奸。  元顺帝听说承娘被关在地牢,此事唐其势在严刑拷打她。王裕赶到说燕帖允许放了承娘,还狠狠地打了唐其势。王裕背着受伤的承娘刚起身,元顺帝紧急感到。

免责声明:本新闻奇皇后第13-18集来自全国各地新闻报刊媒体或网站,与本站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网友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责任编辑:admin)

上一篇:奇皇后第7-12集

下一篇:奇皇后第19-24集

推荐图文
Power by DedeC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