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娱乐 > 剧情介绍 >
热门搜索:

拥抱太阳的月亮第13-18集

China8y.cn 发布时间:2014-03-11 文章来源:www.baidu.com

第13集
   最终合房也没有顺利进行,在最后关头,暄王突然晕倒了。月儿听过阳明的真心告白后,对阳明表示了感激,但还是委婉地拒绝了,她不能欺骗把珍贵的心都给了他的阳明,只道是巫女只是伺候神的盘子而已,根本就不能装下爱恋,当阳明质问她是不是没办法对别人动心时,秋蝉跑来叫月儿赶快去康宁殿。  月儿守在暄王的病床前,暄王半夜醒来后抓住她的手问她是不是担心了,让月儿陪他到第二天早上。御医、观象官和几个大臣在讨论暄王突然晕倒的原因,最后得出结论是中间有人在给暄王施煞。韩大妃刚从康宁殿出来,太妃也过来担心暄王的身体,韩大妃告诉她暄王服了御医的药后已大有好转刚刚睡着不便打扰,太妃提议要去安慰下宝镜,她肯定也吓坏了,宝镜趁此机会向两位娘娘告了月儿的状,说是有传闻道月儿用神力迷惑暄王得到了超越身份的宠爱,两位娘娘听了后都很吃惊和惶恐。  几位大臣们在密谋着怎么解释暄王晕倒的事,怎么利用挡厄巫女控制暄王,好让他们操纵朝政。他们商量出打算散布谣言说挡厄巫女暗恋暄王,偷偷进出康宁殿,而且暄王知道后还把她留在身边。这样如果暄王乖乖承认,那么以后他们就可以随心意做事不用看主上眼色,如果一直不承认,在康宁殿放巫女的事实被揭发后,对暄王也会留下不可抹灭的污点的。而且暄王晕倒的原因自然被他们污蔑为是巫女由于恋心,出于妨碍合房,故意用神力施煞所致。  驿馆部的官员在宫外找到烟雨死前所请的大夫,冒充烟雨远方亲戚想了解下死因,大夫说当时并没有他杀和毒杀的痕迹,没有什么特别的症状,五脏六腑也很正常。官员刚走,许夫人就带公主来抓点补药想早点受孕,大夫告诉许夫人刚才有人打听烟雨的事。月儿正在想着其他姐妹们议论着的烟雨生前的传闻,禁军督查派兵以忤逆罪逮捕了月儿,途中遇见雪儿和禅实,雪儿也跟着过去了,让禅实通知张神母。张露英知道合房出事是因为观象官在施煞,就找他理论,他认为在交泰殿真正主人回来前必须要阻止,如果错过这次机会,让所有事情都回到原位的机会就没有了,而这时的张露英已经看到危险的局面就要来临了。  尹大亨到狱中威胁月儿承认和殿下有爱慕关系,否则月儿面临的将是严刑拷打和四肢撕裂。尹大亨感觉到月儿很眼熟,但还没能回忆起来。张露英到狱中看月儿,月儿担心的却是殿下的身体,月儿明白她是走不出来了,那些官员们是在利用她污蔑皇上,她担心暄王的处境因为她会变得很艰难,她不想成为暄王的负担,她一度想承认了,神母斥责她如果她受刑了,暄王会自责痛苦的,她求神母帮她想办法怎么做才能守护住她和皇上。暄王慢慢恢复了健康,从享善那得知月儿被囚禁在义禁府,今天会被受审。  阳明那天从宫里回来后对月儿彻底失望死心了,他打算去岭南旅行整理下感情。禅实找来告诉他月儿被囚禁的事,阳明不想再管月儿的事,但还是没狠下心来。月儿受审那天,暄王赶来阻止了。他怒斥尹大亨一党竟敢没有君命就审判,提出要亲自对堂受理,尹大亨以会让大家怀疑殿下圣心为由压制了暄王。暄王大怒之下要出宫救巫女,享善劝暄王不要意气用事,尹大亨一党他们这样做的目的并不是巫女的命,而是想让向着殿下的大臣都远离殿下,他劝暄王不能因为一个巫女失去全部,而且要相信月儿很聪明,她会救自己的,这才是救她和殿下的国家的路。月儿受到了酷刑,实在是惨不忍睹,任尹大亨怎么逼问,月儿都不承认呢对殿下做过巫蛊。尹大亨下令要继续毒打直到月儿供认为止。  张露英向大妃求情,说明月儿没有投煞的神力,她是无辜的。大妃反倒污蔑她和月儿一起忤逆圣上,意图博取圣心、掌握权力。张露英一直都对大妃尽忠职守,竟换来如此猜忌,她愤怒了,就威胁大妃如果不给她这个情面,她就会向殿下说出8年前的内幕,说出自己的罪状和月儿一起了结性命。这时暄王觐见,大妃惊慌失措,张露英先告退了。暄王请求大妃阻止对月儿的拷问,承认暂时被迷惑但并不是恋心,他不想此事进一步扩大。阳明赶到拷问场证明殿下合房当晚,他和月儿在一起,尹大亨问原因,月儿不想阳明受牵连,谎称自己不知道阳明是宗亲但喜欢他,当晚想请求阳明带她逃跑。这时,大妃也派人密告尹大亨让他停止拷问,月儿这才又被带回了牢里。大妃劝尹大亨放了月儿,一方面他已经得到他想要的,彻底打压了暄王的气焰,还握有王亲和巫女恋情的底牌,这样威胁主上安危的阳明君的生杀予夺之权也掌握在他的手里了。
第14集
   月儿洗脱了谋反的罪名,用妖术迷信勾引宗亲的罪名成立,被判处流放到西活人署,照顾士兵和流民。暄王特意感谢太妃阻止拷问之恩,太妃提醒暄王算是欠了她人情,以后要还的。朝廷上,观象监预测出过几日会发生日食,请求办救蚀礼,大臣们借口日食是上天给予警示需要以谦卑态度自省言行,实则根本就没把暄王放在眼里,公然挑衅羞辱皇上把巫女放在身边就是失德,还有无视大臣们的劝诫都要一日三省,暄王很失颜面但还是忍气吞声地向众卿道歉。尹大亨提出对于给王室声誉抹黑的阳明君单独给予处罚,暄王不同意,但尹大亨又是先斩后奏地已派兵拦守在阳明家,要让阳明君闭门在家自省。阳明接到禁止他出入的圣谕后更加憎恨暄王,他以为这些都是暄王安排的。大臣们对于在朝廷上嚣张羞辱皇上,扑灭皇上气势很有快感,他们在举杯庆祝着,尹大亨还宣称以后不能让皇上像野马一样乱跑了。  暄王到狱中看望月儿,他想让月儿对他断了念想地离开,这样才能保护她,他就骗月儿说他已经找到那个答案了,他是通过看她来看烟雨的,现在她可以远离他了。其实暄王心里很难过,月儿给了他最温暖的安慰,而他却给了她那么大的伤害,云安慰他这样才是守护她的方式。尹大亨记起面熟的月儿和烟雨竟长得一模一样。太妃和宝镜耳朵里都不时听见隐月阁里女人的哭声,公主自从听到大夫说有人打听烟雨的事回来后晚上就做噩梦惶恐不安。许炎旅行路上听闻皇上生病就赶回来,公主曾为得到许炎付出了太多,现在就格外珍惜疼爱许炎。太妃因为幻听的哭声恐惧不安,特交待观象监秘密破解。  张露英偷偷塞给牢役一吊银子才得以到狱中探望月儿,看到满身血迹的月儿,她很愧疚和自责,她想起在牢里见到亚力时受到的守护好月儿的嘱托,而如今她却没做好,她跪在月儿面前,嘱咐月儿要相信自己,跟随自己的心做出决定,而且小姐是比谁都强的人,一定会做出正确的选择的。在星宿厅雪儿听见其他巫女嘀咕月儿的坏话大怒之下上前拔剑制止,吓得他们都跑了。张露英回去后,雪儿埋怨她对小姐不管不顾,她一直相信神母能守护好小姐的,所以才对小姐隐瞒身份,可现在她都没办法照顾可怜的小姐了,张露英告诉她这是小姐的命,他们只需要等,不久真相就会被揭露出来,全部事情都掌握在小姐手里,再黑暗的地方,小姐自己也会发光的。享善告诉暄王下午月儿就要被送往活人署了,他愿意做掩护让暄王出宫见月儿最后一面。  中殿的仆人告诉她昨天看见殿下去义禁府了,中殿醋意大发,恼怒中看见镜子里出现烟雨的样貌,吓得她打破镜子弄伤了手。暄王过来看她,并给她包扎了伤口。中殿表达了心里的痛苦,她非常爱暄王,却残忍地得不到一点圣心,暄王很怜悯她,抱着她安慰,但他心里何曾不痛苦,他心里很清楚,同时受着感情煎熬的还有阳明和月儿。  衙役押着月儿当街游行,闹市上百姓们都围观着对她指指点点,嘲讽她,向她扔各种食物和废弃物,许夫人在闹市上也看见了月儿,她情绪激动,一直追着叫着烟雨,被仆人拦了下来,月儿扭头看见了,感觉怪怪的。本该去寺庙的,可半路上衙役押着月儿又改道回到了宫里,原来那天太妃命观象官想办法破解女人哭声时,观象官想到在日食那天献上挡魂女祭祀会有效,但巫女可能会有生命危险,太妃当即指了月儿的名,所以才带月儿到隐月阁等候处置,空荡的隐月阁里月儿记起几日前小巫女们对烟雨的八卦,她明白把她关进了是为了安慰烟雨的魂灵,制止隐月阁的哭声。  驿馆部官员洪奎太向暄王报告了调查进度,他已查出烟雨死因非他杀和毒杀,且有死后2小时体温尚存的怪异现象,暄王交待他继续调查当时宫内各殿的动向和大提学府附近的动静。宫里忙着办救蚀礼,暄王换好衣服后参加了祭拜礼仪,他突然意识到烟雨可能死于咒术,就命令享善隐秘地请来张国巫以问虚实。  月儿在梦里和烟雨对话,问她为什么会哭,是不是让她向殿下转告些什么,烟雨转身正视她时,月儿惊醒了。她记起了8年前发生在隐月阁的一切,她恢复记忆了。张露英到亚力的坟前,她已经看到封印已经解除,新的伤痛即将开始,她拜托亚力要保佑月儿。观象官带下人到隐月阁看月儿,月儿低垂着头,吓得官员以为月儿已经死了,月儿抬起头告诉他那个姑娘已经不哭了。
第15集
   月儿之前在隐月阁曾威胁观象官在她身上安身的魂灵需要安抚的时间释放怒气,否则其怒气会牵连到周围所有人。观象官就同意了,他向太妃汇报说巫女月儿在祭拜后活下来了,而且和之前判若两人,现在到星宿厅祈祷去了,太妃交待他不要留下后遗症。  月儿偷偷找到雪儿,雪儿还很担心以为她失踪了呢,月儿骗她是路上她昏倒了,后经治疗恢复了,期间她想起来以前的事,她想问雪儿她接受降神祭时昏倒后发生的事,因为雪儿之前答应过张露英要保密,就对月儿装糊涂,月儿知道雪儿在说谎,就告诉她恢复记忆的事,让雪儿把实情告诉她。月儿这才知道原来当时她得了神病,而把得病的女儿进献到宫里是大逆之罪,所以她父亲才给她喝药然后暗中又从坟墓中挖出来,而知道这事的只有她父亲、神母和雪儿,因为神母交代过雪儿不知道才能保住月儿的命,所以雪儿就什么也不敢说,月儿现在有更多的疑问了,为什么是神母救得她而且为什么神母没有给她降神祭就直接加入巫籍了,她为什么是在当上世子妃后得的病,她感觉到在敌人真正明确之前,她不能轻举妄动。  享善受暄王之命到星宿厅请张露英过去了解情况,可张露英自从给阿里上过坟后就到后山祈祷去了,暄王觉得这太巧合了,其中肯定有蹊跷。在宫里路上遇见宝镜,暄王提出要和她一起散步,她很高兴,走到隐月阁前,暄王看着发起呆来,宝镜说她会一直等到殿下忘了烟雨那会的,王是太阳,而她是月亮,她会一直守着殿下,这让暄王记起曾经他送给烟雨一个名为拥抱太阳的月亮时对烟雨也说过相同的话,而且发誓在他心里,烟雨是唯一的正妾。  雪儿换回女儿装,月儿叮嘱她办完她交代的事后让她去活人署找她。殿下说服众大臣解除了阳明的禁足令,云去执行的命令,阳明解禁后要立马去活人署找月儿,云提醒他作为宗亲不要做玷污身份的事,阳明觉得那只是个虚名而已,他随时可以抛弃这些,去追求他唯一在乎喜欢的巫女月。阳明比月儿先到了活人署,碰见不近人情的别提大人和可怜的伤病穷人,善良的阳明救了因无大夫耽搁的奄奄一息的小女孩,月儿看见活人署里一个个难民和受伤的士兵,心里充满悲悯,她目睹了阳明救人一幕,看到了不一样的他,阳明告诉她他看到她还健康的活着就放心了,临走前活人署的穷人们和侍从都拜托阳明经常过来,那里需要他。
第16集
   暄王想劝阳明离开月儿,阳明却说他已经做好放弃宗室地位而选择月儿的准备了,并句句反问讽刺暄王做不到这样,他既没法放弃君主位置,也放不下烟雨,而且不管是谁留在他身边他都没办法好好守护,句句说中暄王痛处。宝镜看到月儿后,惊吓得不得了,她不相信烟雨能复活,月儿赶快说谎称她不是徐烟雨,而且烟雨的魂灵也让月儿转告她希望中殿娘娘能够幸福,想安抚宝镜的惊恐,可宝镜反应很强烈,还嘀咕道烟雨不可能那样希望的,这种反应让月儿隐隐有意识烟雨的死肯定和宝镜脱不了干系。月儿走后,宝镜脑子里出现13年前他父亲嘱咐她要想得到中殿的位置,就得收起怜悯心和负罪感,她现在却更加惶恐不安。  月儿从宝镜那里出来后不知不觉地走到了隐月阁,回忆起和暄王曾经的点点滴滴,她从楼上打开窗户时看见了暄王,竟心动无措起来,下来后和他说了几句话要离开时,他一把拉住月儿,他担心月儿在活人署会受苦,提出如果她要求他会给她换个遥远僻静的地方,背对着他的月儿嘴上说是不能让殿下为了她利用私心,其实她是不愿离开她日夜牵挂的他,暄王最后狠心说出让她不要再出现在他面前,月儿含泪离开。  张露英来找月儿准备把实情都告诉她,月儿说她最不能原谅神母的是她没有把烟雨没死的事情告诉她父亲而造成许提学误以为是他自己杀死了女儿而愧疚自杀,张露英认为她当时之所以那么做,一方面是履行好友遗言所以要救她,另一方面她和许父都是忠于朝廷的人,又不得不按照太妃旨意做事,她还说出当时害人命的咒术是需要祭物,公主为了实现自己的愿望甘愿充当祭物参与咒术祈求了烟雨的死亡,但其实公主也完全是太妃手里的挡箭牌,即使月儿和陛下都揭露出真相,也只能隐瞒,否则公主就会因为忤逆罪受到严惩,而许炎也逃不了干系的。  公主从许炎父亲坟上回来后,目睹了许母对烟雨的思念,晚上一个人想起以前对烟雨做过的不可原谅的错事,就很惭愧,躲在墙角默默地流泪,她又想起13年前自己的天真,为了让许炎成为她的夫婿,她答应了太妃按照她的指示做事,才酿成大错。许炎过来安慰她,她在许炎怀里哭泣,求他能够原谅她,被蒙在鼓里的许炎也很纳闷公主会这样,就问她是什么事情,她只说全部都希望他能原谅。知道了全部事实却又无奈没办法揭露真相与亲人相认,万分的纠结让烟雨很痛苦。阳明到宫里要劝谏户判大人,在路上正巧碰见暄王,暄王就要听听他的谏言,阳明说活人署本应该是救人的地方,可现在却成了杀人的地方,平民该享受的物品和医药都被贪官霸占了,本该照顾病人的医女们都在忙着自己赚钱,因为国以民为天,阳明提醒殿下饥饿的百姓如果成为反动的力量,国家会受到危机的。
第17集
   阳明君去找烟雨,希望她是月儿,他走后感觉到了一股杀气。然后暄王来找烟雨,两人互诉衷肠,揭开身份的烟雨与暄王拥抱哭泣,被赶回的阳明君目睹。阳明君走后看到了云。这时刺客出现,两人一起应战。阳明君不幸伤到了胳膊,暄王加入了战斗,阳明君带着烟雨逃跑。  他俩跑到了阳明君母亲住的佛院,暄王和云回到宫中,宣称把出行之事保密。阳明君母亲认出了她就是烟雨,是阳明君钟爱的女人。暄王命令云洗浴,说他的健康会影响到自己。第二天阳明君醒来,连忙跑出去,恐烟雨离开。阳明君坦然因为解忧石的缘故早就认出了她,却生怕因此而失去月儿。  这时暄王来了,令云将烟雨带回宫殿,他要与阳明君比试一场。如果阳明君将他杀死,那整个国家就是他的,阳明君没忍心。暄王来到宫殿,隔着屏风和烟雨说话,被告知她的心早已属于他,然后两人相拥。尹大亨在宫中走动时遇见暄王,两人剑拔弩张。  暄王回到宫中,因着烟雨的关系无法专心政务。他将书桌搬到烟雨的房间中去,两人互相调侃,和谐而美好。这时,大王大妃突然驾到,要暄王履行约定,将张氏巫女与他的神女一并抓来。许炎又回忆起了当年烟雨临死时的情景,在园中散步时遇到了雪儿,不一会儿雪儿匆匆离去。暄王与烟雨趁天黑一起散步,两人一起来到朝廷,暄王向烟雨表达他要“正置”的信心。  暄王将簪子(拥抱太阳的月亮)拿出,又把派人去活人署取回的簪子拿出,两支簪子终于配成一对。两人深情相吻。
第18集
   晚上暄王和烟雨想睡在一个屋里,享善用布条蒙住眼睛挡在他俩床铺之间,他怕暄王在举行仪式之前控制不住男人的本能,暄王向他保证也没用,烟雨的只言片语倒见效,享善走后,烟雨主动碰了暄王的手,两个人拉着手甜蜜睡了一晚。赵尚宫告诉宝镜康宁殿之前服侍殿下的侍女都换了,宝镜感觉到康宁殿肯定里面藏着什么。  公主有喜了,她和许母到宫里要把这喜讯告诉她母亲。路上碰见洪奎太,他要去暄王那里汇报调查结果,这次他到案记班查案没有得到有用的线索,不过听到先王终止调查世子妃死因后经常到景秀斋(公主的寝宫),太妃也经常过去,这点很蹊跷,暄王也很难料到公主也参与其中,听到这些报告后,他回想起先王、太妃以及烟雨都劝他就此收手的话语,这才有点明白,他为公主的背叛心痛不已,心里矛盾纠结起来。  大妃娘娘听到公主怀孕的消息很高兴,公主想要马上出宫把这消息告诉许炎,母亲允许了,嘱托她出宫前要先向殿下问安。暄王在交泰殿里呆呆地坐着,回忆起先王曾经嘱咐过他即使最后还是知道了事实真相,也一定要原谅他,敌人有可能是自己的血脉,希望他能够原谅并守护住自己的血脉,联想起小时候公主就对许炎一见倾心,万分在乎喜欢许炎的小事还有当他反对先王下旨命许炎为礼宾时先王恼怒的神态,这些让他相信公主确是和谋害有关。  公主高兴地来给殿下问安,暄王却一脸愁云,他质问公主许炎就那么渴望以至于她做出如此残忍的事,公主答应过先王至死都不承认那件令她心悸悔恨的事,本来还想装糊涂,但暄王一再威逼,她承认了她的错,但首先想到的竟是拜托暄王向许炎保密,她不想许炎恨她怨她,当年她求先王救她时,她还不知道自己犯了多大的错,直到看到许炎家人流着血泪哭泣时她才觉悟,暄王哭着质问她就因为她的错对先王、许大提学、他和烟雨都是很大的罪过,她要怎么偿还,公主对许炎的迷恋让她坚持就算受到天打雷劈她也会选择许炎,她不后悔那时候的选择,暄王心寒之下说出决定不要她了,这样才能治外戚的罪,公主求他不要处罚许炎和她肚子里的孩子,她愿意接受处罚,听到孩子,暄王又愕然了,心痛地咆哮大哭起来。公主回到家中告诉许炎她怀孕了,许炎很开心,公主想坦白自己的罪过但还是没说出口,听到许炎对她说谢谢以及对她的体贴话,公主感动愧疚不安,扑在许炎怀中大声哭泣。这一幕被在后院默默注视着许炎的雪儿看见了,雪儿回去后痛哭起来,她觉得许炎竟然和杀死自己亲妹妹的凶手生活在一起,知道真相后,他会是多么可怜和抓狂啊!  暄王觉得很对不住烟雨,亲妹妹为了私心施煞杀死了烟雨,而他的亲人们都竭力掩盖谋害事实,这些对烟雨太残忍了,他感到深深的愧疚不安。烟雨从密室里走出来,她说之所以她当初隐瞒恢复记忆的事,就是怕知道真相的殿下会如此伤心愧疚,她会很心疼的,烟雨劝殿下还是隐藏事实,否则知道真相的许炎会承受不了的,她不想她哥哥像她当年那样痛苦。暄王感到委屈,为了亲人着想,放过他们的话,烟雨就没办法成为中殿,他就得抱着宝镜睡觉,这样烟雨和他会变得不幸和痛苦。纠结和挣扎,不舍与割舍,两个相爱的人为这不公的命运潸然泪下。暄王让太妃去温阳行宫,太妃气得晕了过去,大臣们在议论着此事,他们已经意识到殿下肯定是知道了全部事实,让太妃离开的真正寓意是要开始肃清罪犯了,他们就危险了,尹大亨有了新的想法,他觉得换个主人就可以安全了。  阳明在净院寺养好伤口后准备离开,他母亲相信他会有新的正确的选择,让他按照自己心动的方向选择新的生活,会有新的姻缘的。

免责声明:本新闻拥抱太阳的月亮第13-18集来自全国各地新闻报刊媒体或网站,与本站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网友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责任编辑:admin)

推荐图文
Power by DedeCms